刘伯温一码必中特

死在我手下的何止千百

我们期待你的参与,把你看到的最新、最有趣、最好看的文章给大家一起分享。

死在我手下的何止千百

作者: http://www.74yuding.com | 时间:2020-06-05

小威和靡俊冲进家里之后,猫儿把那伤者慢慢依墙放下,焦急的望向家里。平心而论,猫儿知道从小就刻苦修练武艺的小威和靡俊对付那些屠家的护院家丁肯定没什么问题,不过不知道爹是什么意思,因为一直以来爹都从不让他们三个显露任何武艺和法术。当他听到靡有顺说到那一句“正宗的北目天狼拳”的时候,终于明白,看来爹爹也是忍不住心中的气愤了,而且她是到今天才知道,原来靡俊苦练的拳法,叫做“北目天狼拳”。她又不由暗暗在问,那么小威哥修行的鞭法,和她自己修行的法术,又都叫什么名字?而就在她全神贯注的看着小威和靡俊的时候,她不知道,有一个穿着娇艳的姑娘带着两名手下,向她慢慢走了过来。小威和靡俊自小苦练的武艺,一直到了今天才有了施展的时机。冲在前面的靡俊双拳虚握,将体内的真气瞬间提至顶峰,由于真气的激荡在他双拳的外缘隐隐的显出一层银光。能将无形的真气发生至有形,在武林中绝对算得上高手。但是可惜的是那些不是主手屠家家丁护院们,根本不知道这银光的作用,更有很多人根本就看不到靡俊拳上的银光。于是靡俊拳风过处,直如催枯拉朽一般,冲在最前的几个家丁被打飞出去几丈远,还没有落地的时候就已经死了。小威与猫儿、靡俊都是从小一起练的武艺,能够互相喂招的,就是彼此三人,所以谁也不知道自己的拳头打上别人身上会是什么结果?这时靡俊又是含愤出手,出拳之后根本不留任何余地,那些粗懂或根本不懂武艺的家丁会有什么好下场?这一下,却吓坏了靡俊。靡俊呆立在当场,惊恐的向靡有顺喊:“爹,我打死人了。”所有人的目光都射向靡俊,屠福渊、里长和在场所有的村民都用不相信的一个平常的渔家孩子会一拳打死好几个家丁。包括小威和猫儿,也根本不曾想到,靡俊的拳法居然有这么大的威力。只有靡有顺面色如常,冷冷的说道:“能死在北目天狼拳下,是他们修来的福份。”靡俊没想到一向老实的爹爹的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一时愣在那里,不知道是应该继续打下去,还是就此罢手,第一次杀人对他心灵的震撼极大。靡有顺看着儿子说道:“怕什么?你爹纵横天下的时候,死在我手下的何止千百。你才杀了一个人就怕了?继续杀,在场所有屠家的狗杂种一个不留!”小威、猫儿与靡俊不可思忆的看着靡有顺。杀人?这是他们一辈子都没想过的事,就算是在这乱世中,杀人也是死罪呀?此时却有人说话了:“就是嘛,十五年前威震天下的北目天狼拳,杀人无数。这几个狗屁不是的家伙能死在北目天狼拳下,真的是他们的福份啊。”众人向那边望去,说话的正是站在猫儿旁边的一个姑娘,年龄看起来只比猫儿略大一点。靡有顺脸色一变,当他看到那个姑娘的时候,暗叫不好,知道麻烦来了。与他不同的是屠福渊看到这个姑娘之后,却是喜出往外,连忙走了过去:“左大小姐,左大小姐,您可来了,小人这全都是按您的意思办的。您答应该小人的事,可不能忘了呀。”那姑娘冷冷一笑:“哦?我答应你什么事了?”这话一说,屠福渊面色一白,结结巴巴的说:“是您…您说的,只要我帮您试出靡有顺的功夫,您…您就帮我治好我儿子的残废呀,您忘了?”“别做梦了,”那姑娘鄙夷的看了一眼屠福渊,“你儿子是先天残废,怎么救啊?你当我是神仙那?要是能救你儿子的话,那我们天尊的大军每天都有死伤我怎么不去救?哎呀,算了,看在你尽力给我办事的份上,你们家今年田税和渔税都免了。”“啊?”屠福渊没想到忙活一场,连几个家丁的命都赔上了,结果却是这样。但是他知道面前的这位左大小姐大权在手,自己是根本惹不起的,没办法只好连连摇头,却又不敢说些什么。那姑娘却再也不看屠福渊一眼, 精选三肖三码资料直走了几步, 白小姐四肖选一肖一码期期准向靡有顺轻施一礼:“晚辈左如兰暂代家父左回天, 刘佰温三肖必特期期准向余北目余寨主请安。家父没有说错, 今晚必中二码余寨主果然在这里安度晚年那。”小威看了看左如兰,又看了看靡有顺,根本不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什么时候老爹改姓余了?又会是什么寨主。靡有顺阴沉着脸,口中答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左大人的千金光临寒舍。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原来这一切都是左大小姐的安排的。”左如兰微笑道:“余寨主过奖了。”靡有顺一摆手:“哪里过奖?老夫虽然隐居于此,但近年也听说天尊座下的大太保司马将军有两位最得力的助手,人称‘文有左回天,武有徐卧虎’。”“呵呵,如果家父在此的话,能听余寨主夸奖,一定喜出往外。晚辈在这里先行谢过。”说着,左如兰又深施一礼。靡有顺――不如我们从此就叫他余北目吧――远远的抱拳还礼,问道:“老夫隐居于此二十年,行将就木,不知道左大小姐费了这么大的周章,找老夫何事啊?”左如兰知道余北目终于问到了正题,也不再多说,直接道:“余寨主何必明知故问呢?现在天尊的大军正在北盐山与火神王木神王的太子军对战。而当年余寨主叱诧风云的时候,罗荡山、北盐山、空冥山尽在掌握,要是想找一个熟知此处地理的人,除了余寨主,家父实在是想不到还有什么别的人了。并且家父知道,余寨主写火神王仇深似海,现今司马将军与火神决战在际,难道余寨主就不想报仇雪恨吗?”提起沉年旧事,余北目眉头紧锁,沉思良久:“想不到,想不到啊…”左如兰细细的看着余北目,不知他想不到什么,却不过问,只等他接着说下去。但余北目还未说话,在一旁的靡俊先忍不住了,大场说道:“爹,内幕资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你怎么姓余了?我们不是姓靡吗?”左如兰呵呵笑道:“原来余公子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那不如姐姐多句嘴告诉你好了。你爹本名叫做余北目,二十年前原本是罗荡山风水寨的一名头目。但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突然学会了密宗血魂寺的一套天狼拳法,再加了自己的研究,改名为北目天狼拳。以这一套拳法,几乎打遍天下无敌手,最终坐上风水寨寨主之位。而且他还有一位叫做陆南冥的结义兄弟,善长一路名为南冥嗜血鞭的鞭法。兄弟二人统领罗荡山、北盐山与空冥山,逍遥快活。”说着左如兰似乎是不经意的看了小威一眼,果然发现在小威的腰间缠着一条软鞭,“余公子拳露银光,想必自小修练的就是北目天良拳了。而这位小威公子,腰缠软鞭,肯定修练的是南冥嗜血鞭了。我听村里人说,小威公子不是余寨主的亲生儿子,那想必一定姓陆,是陆南冥前辈的儿子了?”小威只听得如入迷雾:“我…我….”他又转眼看着余北目,“爹,她说得是真的?”左如兰接着说道:“可惜呀,可惜。就在余、陆两位前辈最为风光的时候,神皇却派了火神王大军来绞。这一仗足足打了有半年之久,最后风水寨中了神皇军的诡计,全军尽没,余寨主被火神王生擒活捉了,而陆前辈则是下落不明。火神王大军回朝的第二天,神皇下旨,腰斩余寨主。”另一边的猫儿听得“啊”了一声,虽然明知道爹就在眼前,可也不由得担心起来。左如兰继续回忆:“当时天下间所有的人都以为余寨主死了,可是只有家父知道,那天被腰斩的,不是余寨主,而是余寨主的结义兄弟陆南冥。”“什么?”小威听得心中一颤,此时他已有七八分相信左如兰的话了。可若真的如她所讲,那自己的亲生父亲难道已经死了?“今天在这里能再次见到余寨主,那么家父心中所想的,果然是真的了。”左如兰说完,定定的看着余北目。不单是左如兰,余北目知道靡俊、小威、猫儿,都在看着他,他知道这一场沉年旧事,终于被翻出来了。于是,余北目轻轻点了点头:“不错,左大小姐说的都是真的。猫儿,狗儿,你们以后不用姓靡了,这个姓是爹杜撰出来的,从今天起我们恢复我们的真姓,我们姓余,你爹我就是神皇国的罪人,当年杀人如麻,人人恨之入骨的罗荡山叛军头子余北目。”然后他又看向小威,“小威你本姓陆,是我兄弟陆南冥的儿子。”此言过后,三个孩子只觉大脑一片空白。就算是再强的想象力,也无法把一个老实的渔民与叛军头子联系在一起。三个孩子知道爹爹武艺高强,并且精通法术,在私底下也曾谈论爹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是为人儿女无论怎么猜,也是把自己的爹猜成旷世大侠一类的人物,何曾会往叛军头子的方向去想?靡俊――我们还是叫他余俊吧――连连跺脚:“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爹,你怎么会是什么叛军头子?怎么会是杀人魔王呢?”左如兰连忙接口说道:“余公子怎么可以这样说自己的父亲?当年神皇在位,不施仁政,怨声四起,民不聊生。余寨主所率的,乃是义军啊。”余北目一听此言,干笑了一下:“什么义军?杀人魔王就是杀人魔王!当年我空有一身武艺,却没有什么济世救国的想法,凡事任意而为,杀人无算。这二十年里,我时时在想,我为什么没有死去?我杀了这么多人为什么还活在这个世上?可怜我的好兄弟陆南冥替我去死。我这一生对不起过很多人,但唯一让我愧疚的就是我的陆兄弟。”左如兰眉头一皱,心想不好,只怕余北目要说出什么不利于自己的话。果然余北目接着说道:“左大小姐的心意思,老夫领了。不过出世的事,再也休提。老夫这就带着三个孩子离开这里。不过你放心,老夫虽然没有投抱天尊,也绝对不起帮助神皇,就只当老夫当年已经死了吧。”左如兰没想到自己说了半天,居然换来余北目这一番话,不由怒由心升,但脸色却一丝不变:“余寨主,何必把话说得这么绝对呢?难道当年的仇就真的不想报了?”“报仇?”余北目摇了摇头,“若说报仇,那当年被我杀死的那些人的仇,又找谁去报?我现在仍苟活于世,就已经心满意足了。左大小姐,请回吧。”事情到了这里,似乎已经没有什么好谈的了。左如兰越怒越笑:“呵呵,也罢也罢。我本来有两件任务在身,一件是请余寨主出山,另一件就是来找这个人的下落。”说着她一指猫儿身边的伤者,“他叫张焰,是神皇国的探子,被严堂主打伤之后跑来这里。我现在把他带走,也算是不白来一趟吧。”然后挥手向她的两名手下,“把他带走。”“等等,”猫儿却护在张焰的身前,“这个人就要死了,你们把他抬走,到不了城里他就断气了,还是先医治他吧。”左如兰此时哪还有心情管张焰的死活:“余小姐,你还是别多管闲事了,他是死是活从此都和你们没有关系。”左如兰此时只是关心,马上把张焰带走,然后再想办法让余北目出山,她却乎略了在院子中的余北目。自从她说出张焰的名字后,余北目突然变得激动不已。猫儿无助的看向小威那一边,但小威这里也就早愣在那里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事了。今天发生的事,足以让一个十八岁的孩子无法理解与消化,又哪顾得上张焰呢?左如兰的两名手下上前来要抓起张焰,但就在此时,余北目出手了。余北目一出手,攻击的目标,不是左如兰的手下,而是左如兰本人!

,,金多宝论坛精选24码

发表《死在我手下的何止千百》新评论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小威和靡俊冲进家里之后,猫儿把那伤者慢慢依墙放下,焦急的望向家里。平心而论,猫儿知道从小就刻苦修练武艺的小威和靡俊对付那些屠家的护院家丁肯定没什么问题,不过不知道爹是什么